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濮阳县王称堌镇中心校

翰墨飘香 立字立人 共享教育 共建和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王称固乡中心校以“教人求真,学做真人”为校训,发扬“励志进取,追求卓越”的学校精神,坚持“面向全体,文明育人,开放教育,服务社会”的办学思想,追求“以人为本,尊重人格,全面发展,张扬个性”的教育境界,争取持续提升教育服务品质,成为一所社会信任、学术认可、学生和家长满意的学校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引用】有梦的心灵长生不老——走近陈海文老师  

2012-02-02 12:08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有梦的心灵长生不老

——走近陈海文老师

 

没有一颗真心,会因为追求梦想而老去……当你真心渴望达到某种目标时,整个世界都会联合起来帮你的忙。

——题记

人品

十五年前,我的那篇《难忘夕阳西下时》在《蒲园》上刊登后,主编陈海文老师让校长捎信儿(当时电话还很少),说想和我见个面。当时总觉得自己只是一名普通农村教师,就没敢前去。但陈老师的点评和鼓励使我信心百倍。

十四年前我在长垣二中创建了“试飞”文学社,斗胆邀请陈老师作讲座,忐忑中没敢抱太大希望。那天我下课走出教室,陈老师健步向我走来,脖子里挂着相机,挥着右手热情的大声喊我:“慧香——慧香——”当得知眼前这位一身正气、一脸慈祥、满腔热情的长者就是陈海文老师时,我激动得热泪盈眶。回到办公室,陈老师没顾上喝口水,便埋头看我们的校办刊物《蓝天》,不时笑着点头鼓励我:“不错,办得不错,一定要坚持。”让我受宠若惊的是,他还邀请了当时县委宣传部的李化森部长,给我们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。又连续几期为我们刊发了“园中苑”,更令人不敢奢望的是他还把社刊《蓝天》带到全国赛场参赛,结果荣获全国大奖,我等师生高兴得手舞足蹈,干劲十足。

在他的鼓励与帮助下,一个个新人像一茬茬庄稼茁壮成长。每看到一本青年教师或本县作者的新书问世,他简直比作者还要提气,充满智慧的额头更加光亮,一双眼睛神采飞扬,嘴巴怎么都合不上,两只手臂在胸前弯成圆状,活似抱着一捆稻麦,与人分享丰收的喜悦,幸福的时光。陈老师多次催促我:“慧香,把你的文章整理整理,分成生活散文、教育美文等卷,也出一本书吧……”朴实的话语中透出殷切的期望。

面对学生思想营养贫乏的现状,他要把《蒲园》开发成一片生长美好思想、道德萌芽的沃土。 “随时撒种,随时开花,将这一径长途,点缀得鲜花弥漫……”为让《蒲园》繁花似锦,他依然放弃安享晚年的闲适,用爱的甘霖培植每一株幼苗,让它不断生长、壮大,挤掉周围充斥的杂草。他用永不熄灭的光明点亮学生的双眸,促使他们的人生在希望和梦想的陪伴下诗意飞翔。

曾有多少期选稿、排版、插图、四封设计、最终审校,全是陈老师一人担当!别说年近古稀的他,就是年富力强的我们也坚持不了。而不是迫不得已,陈老师决不开口指使人。曾记得几年前那个夏天,我把校对好的稿子送到他家,他家书房的桌上凳上和床上堆满了稿件,使人想起收麦后“大囤尖来小囤流”的农家。他的夫人金华姨热情地递过来刚洗好的水果,陈老师笑眯眯地接过稿子,一边让座一边说:“慧香,你校对过的稿子我不用再看。”这句话一直鼓励我更加精益求精。每篇稿子他都认真阅读,认真挑选,不让一篇好文章漏网,不让一颗渴望成长的心失望。当时大多是手写稿,书写公正的还好,字迹潦草的看不清还得揣测,这对于高度近视的陈老师来说该是多么不易。金华姨说曾有好几次,《蒲园》刚印好,陈老师就累病了。曾经大年三十还躺着输液,全家人又是心疼,又是埋怨。儿女下命令似的坚决不让他再干!从不说谎的他也总是坚决表态:“再干一年就不干了。”他也曾对我们说“等《蒲园》创刊十年时我就不干了”。他这样说了,但他没有这样做。病一好,依然干得欢,一干就是十七年,十七个春夏秋冬,十七年风风雨雨,十七年如一日,十七年来他没有节假日。临走时,陈老师告诉我:“我有个心愿,趁抗日老区的英雄等老一辈人还健在,想要访问他们,把他们肚子里的故事都抢救出来,然后写文章编书,书名我都想好了:《打捞的故事》。” 退休未敢忘忧国,爱国激情使他显得格外激动。

曾记得七年前他就说过:“到蒲园创刊十周年时,编一个精华本,有些文章写的真是太好了。”他这样说了,也这样做了。2004年,陈老师主编《蒲园》十年精华本,2010年,又精编了百期《蒲园》精选本。背得下来他亲自写的编者的话:“我又一次从头审读了16年来的百期《蒲园》,如火的青春激情摇撼我心,如花似水的童心童趣引领我又回到遥远的童年,世态万千、苦苦乐乐的故事叫人歌哭。多少次,我为父母离婚的孩子的哭诉流下热泪,有时也为他们幸福的生活故事而欣慰;为孩子们向上的志气、为教师和家长的辛苦而动容……不少中小学生的文章和一些平凡教师的诗文情真意切,堪称感人灵魂的人间悲喜剧……”

去年夏天,我和爱人与陈老师讨论《蒲园》编辑问题时,爱人提议,如果我们采用电子信箱投稿的方式,选稿就便捷多了。陈老师非常赞同,七十岁的他立即买了笔记本电脑,储存了每期的蒲园稿件。现在排好版的稿件都是直接发到印刷厂的电子邮箱,再不用陈老师一趟一趟往新乡送了。

近几年,因《蒲园》的编辑工作和申请省连续内资刊号等事宜,陈老师总是骑着个破电动车东奔西走,几次亲自来我家,渐渐地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。说起《青青芳草地》上的佳作,他啧啧称赞;忆起当年的学生,他眉飞色舞;想到《蒲园》的光明前程,他踌躇满志。审校《蒲园》时每读到好文章,他即兴点评,有对文章写作特色的评价,如“文章如行云流水,且极富感情色彩。切时切地,真实而新颖。偶有自铸新词——铸词生动恰切”;有对作者的勉励与期望,如“我原知道慧香老师的教育美文写得好,却原来生活美文写得更好。她朴朴实实地再现生活,塑写高尚美丽的人物形象。正是她笔下的这些活生生的人物感动你,把你感动得落泪……慧香老师,再上层楼啊!”有对佳作的真情推荐,如“苦口婆心情与泪,肝肠寸断慈母心!建议天下孩子读一读,莫枉此文。” 陈老师的精彩点评,《蒲园》中随处可见。更鼓舞人心的是,见到作者的面,他欢喜的像个孩子,满眼都是笑意,满口都是鼓励。他有一颗火热的爱心,一颗晶莹的童心,一颗永不言弃的恒心。有梦的心灵长生不老!

每次设计四封或定稿之后的最后把关,陈老师总是在印刷厂一住就是几天,无论是赤日炎炎的夏日,还是滴水成冰的严冬。被褥潮湿无所谓,孤独冷清不要紧,但毕竟年已古稀,家人又不在身边,于是陈老师夜里就对好住在附近的厂长的电话,还给厂长交代:“你别关机,万一我得了急病什么的,给你打电话,你可要接啊!”执着的工作态度、诚恳的嘱托,说得厂长含泪点头。

六月的一天,陈老师喜滋滋地告诉我们,《蒲园》已被批为省连续内资刊物!那高兴劲儿不亚于他的孙子龙龙从日本学成归来,孙女珊珊再夺金牌为国争光。

他本来什么都可以不做,因为他早已桃李满天下,但他放不下那天真的清澈的眼睛;他本来什么都可以不做,因为他的儿孙已出类拔萃,但他容忍不了孩子们的心灵荒芜;他本来什么都可以不做,因为他“晚熟的秋果”已挂满枝头,但一茬一茬新人的成长牵挂着他的心。他在自己著书的扉页印上艾青的名句: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?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”,因为梦想,所以热爱;因为热爱,所以坚持;因为坚持,所以离梦想更近。他无法不痴迷于美丽的蒲园——这片润泽师生心灵的青青芳草地。

他用辛勤的足迹踏出了一条宽广的路,他强烈的责任心使校园文化生生不息。十七年的艰难岁月,十七年的心血浇灌,昔日园中幼苗,今日大树参天,“采得百花成蜜后,为谁辛苦为谁甜。”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乐此不疲,竟不知老之将至。我们说他老人家志趣高、心态好,看起来比同龄人年轻很多,他却笑着说这得益于经常与你们这些年轻人打交道。陈老师风度儒雅,内心至美,这种美是一种精神、一种操守、一种人格、一面旗帜,是做人的灵魂。

文品

老师为人为文,朴实真诚,有口皆碑。

去年是他最忙的一年:要编辑出版一套《蒲园》文章精选集《青青芳草地》(计100万余字);应邀为几位出书的老领导、老同志、文友写序;《蒲园》期刊出了这期,筹备下期;各学校、各单位组织各种比赛邀他当评委……陈老师是一个不忍心拒绝的人,他统筹安排,忙而有序。

散文语言因作者感情而生辉,因作者学养而生味,因作者才华而多姿多彩,故最能透射出作者的人格魅力。

先看他为别人做的嫁衣,精致,美丽,用心。尤其是写序,他不会敷衍塞责,拿到书稿,他一遍一遍认真地看,像学习勤奋的小学生。既要把握书的思想内容,又要了解书的艺术特色,还想写出真知灼见。“读了顿延厘先生的《风雨八十年》,顿生敬畏。敬畏先生的人格与才华,敬畏先生所代表的整个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风骨。敬畏历史,也敬畏这20余万言的生动文字……主人公如飘摇一叶,被时代的风浪扬起旋下;又似一块璞石,在历史的激流里辗转冲撞,终成美玉。”序言也写得这么有情有味,文采斐然。一次我去陈老师家拿《蒲园》稿,他正埋头阅读顿老书稿;又去陈老师家送稿,他正奋笔疾书写序;再去陈老师家领《蒲园》,他正精雕细刻、润色打磨;多天后陈老师去我家,说他正在斟酌题目;又一日见到陈老师,他不无感慨地说:“我把顿校长的书序写好了,题目是《一代知识分子的命运录》,副标题是读《风雨八十年》,慧香你不知道,顿校长的命运坎坷,一生多灾多难,全书涉及80个春秋,生动翔实,写得真好……”陈老师仍沉浸在书稿里,时而唏嘘感叹,时而凝眉深思。他深深被顿老的精神所打动,我却被他至真至诚的态度所感动。

再来赏他“晚熟的秋果”,丰硕、美丽、甘醇。

他的《芸芸众生鸟》,“是一卷小城风俗画,描风摹俗,精雕细刻”(冯杰为其书评),百读不厌;他的《故乡人》,语言朴实清新,抒情味浓,颇具孙犁风格;打开《雨的记忆》,令人不忍释卷。无情未必真豪杰,《最后一线》、《又是槐花飘香时》分明是蘸着情和泪写的,睹物思人,看到槐花,忆起爱妻,伤到心头。不能不使人想起苏轼的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,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”。《秋高雁去“人”字长》以情贯穿,祖父病逝,慈母仙去,夫妻永别,老父长眠。说不尽的伤心事,道不尽的人间情,字字句句,催人泪下。母亲去世后老屋的冷清,老箱老柜的亲切,但“满目旧衣履,不见慈母踪”,“瞻顾遗迹,如在昨日,令人长号不自禁。”重读《重步青春》,“珍惜吧,我们心头的金色年华;珍惜吧,正拥有这年华的大学生们!”既有对往昔美好岁月的追忆,又有对年轻大学生的心语,娓娓道来,耐人寻味。

再如发表在《河南日报》文学副刊“佳作欣赏”专栏他的《年下来到》,写贫困年月吃白面馍不容易,“须得等到三十、初一才‘换馍’。一次,二弟揭发小弟躲在厨屋的席筒里偷吃年下馍!厨屋的门后果然竖着一个席筒。妈妈笑着说:这里边藏着个小狗儿吗?揭开席子,三岁的小弟正啃枣花儿,小嘴塞得圆鼓鼓的,那样子像被惊吓的偷嘴猫儿。”细节描写朴实生动,把个三岁小弟的馋样儿写得天真可爱,让人忍俊不禁。“有一天年集上,一个鞭炮摊失了火,鞭炮响成了一个声音,一片烟火。我们一伙挤到最前边看热闹,有的还拍起手来。从此我每赶年集都巴望有鞭炮摊失火,但却再也没见到那景观。”渴望玩炮又没钱买炮,只好抱着侥幸心理眼巴巴看热闹,一个贫穷农家孩童的形象跃然纸上。读着这些充满童心童趣的文章,使人忘了陈老师的年龄,但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热爱,总是渗透在笔墨中。此类精品良多,不一一举例,还请一睹为快。

老师,您一定能活一百年!因为好人必有好报。

“潮平两岸阔,风正一帆悬。”《蒲园》必将随着顺风顺水而愈发厚重,愈发饱满!有梦的心灵长生不老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